复联四上映之际,以色列研讨人员表明,蜘蛛侠和蚁人影片片段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人们对蜘蛛和蚂也磕恐惧症。

 

特定恐慌症的暴露疗法(例如蜘蛛和蚂蚁),使用适当的暴露刺激恐怖症的发作,以此抵消这种不理性的恐惧。在不断接触刺激的同时,人们会减轻恐惧。在此之前,即使是以假想(例如漫威影片)的方式,正面刺激在认知行为疗法中也没有产生效果。

 

艾瑞尔企业社会工作企业的Menachem Ben-Ezra导员与巴依兰企业社会科技跨科室部的Yaakov Hoffman硕士合作,让424名实验对象观看蜘蛛侠和蚁人影片节选,以观察恐慌症是否减轻。他们的研讨结果近日发表在Frontiers in Psychiatry上。

 

在放映了节选自蜘蛛侠2中的7秒蜘蛛镜头后,实验对象对蜘蛛的恐惧指数下降了20%。这样令人讶异的低投入高收益效率同样适用于恐蚁症,实验对象观看的是蚁人影片中的7秒选段。除此之外,为了排除干扰项,研讨人员还在观看其它影片前后,询问了实验对象对昆虫的恐惧症,观看的片段包括7秒的漫威开场(所有漫威影片都有的片段)以及7秒的自然画面,而调查显示对于昆虫恐惧症并没有明显的缓解。这一情况表明,缓解恐惧症的独特驱动因素,既不是平静(自然画面),也不是超英影片的有趣,而是漫威影片中对蚂蚁和蜘蛛具体的暴露。   

 

Ben-Ezra导员说,这些结果为(暴露疗法中)正面暴露提供了新的方向,这样有趣、便捷的外界暴露力量非常强大。Hoffman硕士称这项研讨很重要,因为相对于自体暴露(如回忆)而言,外界暴露没有那么有效,而对于某些客户来说,自体暴露非常困难。另一个自体暴露的方式是VR技能,而VR又有许多不足,也不够普及。因此,漫威的小蜘蛛可能是最佳的选择。

这篇文章还与时俱进地引用了许多2019年漫威部列影片(20193月《惊奇队长》、20194月《复仇者联盟:终局之战》、20197月《蜘蛛侠:英雄远征》)

 

研讨的两位编辑,既是心理学家也是漫威超级英雄的粉丝,认为超英影片可以在心理学层面上起到许多积极作用。这样的影片可以增加人们的自我满足感,还通过让角色直面内心最深恐惧的方式,让人们看到了忙碌高压的生活之外还有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选择。二位还说,这样的影片对于经历创伤并因此而痛苦的人也许也有积极影响,他们研讨的下一阶段就会将目光转向漫威影片对于创伤后压力失调的影响。

 

详细文章:Seven seconds of Spiderman viewing yields a 20% phobia symptom reduction

 

文章转自福建省心理协会

本文译自 eurekalert,译者 南弗勒斯,转自  三仓心理学界(公众号)

http://www.fujianpsy.com/xlyy_view.aspx?id=506 ;

                                           责任编辑:吴佳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