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朴有天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却暴露了自己心中的小秘密,牵出了真实的犯罪事实——表情是怎么在生活中逐渐出卖了大家自己的心的?

最近一段时间韩国娱乐圈可谓水深火热,让不少中国的“欧巴女友”操碎了心。由李胜利牵出的一整条娱乐圈黑暗产业生态链条把人看得可谓是触目惊心。虽深陷Burning Sun事件的李胜利本人,在案件的调查方面没有突飞猛进的发展,但是支线剧情却在这段时间内被充斥的十分“丰富多彩”,其中朴有天的出现更是将这件事推上了一个更加被公众关注的舞台之上,作为被前女友黄荷娜不停指证为吸食违禁物共犯的嫌疑人,朴有天几次三番的表态自证清白。

 

然而却在第二次相关检查中以“阳性”的结果令众人和许多记者纷纷表示惊讶,面对着检查结果,朴有天方面依然是和往常一样进行全面否认,但是出于结果的显示和种种的指证,426日,涉嫌吸食违禁物的朴有天接受了拘捕前审问后,被押送至南部拘留所,同时警方还表示朴有天是第一个对国立科技调查中科院违禁物检测鉴定结果进行反驳的人。

 

427日,韩国某档节目当中的犯罪心理学家通过表情来判断朴有天疑似说谎,被表情出卖的朴有天,还获得网友送刹磕“影帝”称号,在节目当中,这位犯罪心理学家指出朴有天在发布会上否认与黄荷娜吸食违禁物案有关时多次用舌头舔嘴唇,这个动作的原因是说谎带来的压力让朴有天感到嘴唇发干,由此可以判断朴有天当时是在说谎。

 

微表情是人压抑的真实情绪的泄露。在大众心理学的认识边野中,微表情分析是心理学界的一方“神秘”。哪怕是舔舔嘴唇,也可以通过极其隐秘的联部,读出你的心中所想。然而,微表情分析的现况究竟发展到了何种程度呢?

 

微表情指出现在面部的一些难以为他人与自我觉察的表情,出现时间约为 1/25~1/2 s, 常出现在说谎情境,。目前的研讨认为,可能源于椎体束运动部统控制的自主面部运动和椎体束外运动部统控制的非自主面部运动的“拔河比赛”。已有研讨构建了微表情 数据库, 开发了 BART JACBART 等微表情识别测验以及 METT 训练, 并探讨了微表情识别及训练与认知、 人格、学问、专业等的关部。全球上目前主要用于微表情识别和研讨的测验主要有:

 

短暂表情识别测验(Brief Affect Recognition TestBART)、日本人与高加索人短暂表情识别测验(Japaneseand Caucasian Brief Affect Recognition Test,JACBART)这两种测验是以往的用来考察人们微表情识别能力的测验。

微表情作为谎言识别一直是研讨人员和记者大众以及国防关注的要点,基于以往的研讨发现,使用METT训练程序能在1.5小时内提高个体的微表情识别能力,分数平均提高30%40%。而且微表情识别能力高的个体其谎言判断能力也比较高。另外,微表情的识别能力也与个性有关,外向,乐观自信,不墨守成规,乐于独立思考的个体的微表情识别能力更强。但是,微表情作为谎言识别线索的有效性有待进一步的确定。个体微表情的表达会受到自身撒谎动机的影响:一个人越是想掩饰自身真实情绪,其微表情就越可能暴露他的谎言。但如果是善意的无恶意的谎言,微表情测谎的准确性就有所下降。

 

撒谎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心理和行为现象,其心理过程受到诸多主客观因素的影响,而且撒谎行为也多种多样。目前在流传的一些“微表情心理学”其实并没有太多的科技依据,比如以下这些说法:

 

单肩抖动——不自信时候更容易单肩抖动。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单肩抖动就是不自信。

  

注视对方眼睛——人在准备好谎言时,更容易注视对方眼睛,已使对方相信或观察对方是否相信。然而,并不是注视对方眼睛就是撒谎。

 

回答时生硬的重复问题——回答时生硬的重复问题很有可能是典型谎言。然而,重复也有可能是紧张造成。

 

把手放在眉骨之间——当人感到羞愧的时候,很可能出现的动作是把手放在眉骨或者是额骨附近,用来建立一个视觉阻碍。然而,有人羞愧也可能会低头。

 

这里的“微表情”并不是科技意义刹磕微表情,只能作为一种非言语线索。狄保罗(Depaulo等人(2003))做过的一项研讨中发现,在考察的158个可能的谎言线索中有118个线索都与撒谎无关,包括瞳孔变化,姿势改变等等。

 

人在撒谎时引起的行为变化是非常复杂的。因此,对于网上流传的一些说法不能太过轻信。

 

但是,象征着“真实”的微表情分析在有较高应用特点的专长人士手中,却能够成为甄别犯罪分子谎言的利器。无法逍遥法外的犯罪分子,无论是“欧巴”还是“偶像”,最终都无法逃脱“真实”的力量。

 

文章转自福建省心理协会   

(部分内容来自壹心理公众号,内容有删改)

(责任编辑:王旌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