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爱就有恨,或多或少;有幸福就有烦恼,除非你都不要......但又有谁能都不要呢?当结果演变成烦恼,且痛苦如影随形时,多希翼能有一杯“忘情水”,但却“忘记你我做不到”。

    近日,美国德州企业奥斯汀分企业的研讨人员通过神经影像技能发现,选择忘记某件事可能比试图记住它需要更大的努力。

    这项311日发表在《神经科技期刊》刹磕研讨表明,为了忘记一段不愉快的经历,大家必须要集中更多的注意力。这个令人惊讶的结果扩展了先前关于有意遗忘的研讨,该研讨关注于通过转移注意力或抑制记忆恢复来减少对不愉快信息的关注。

    研讨通讯编辑、心理学助理导员Jarrod Lewis-Peacock说:“大家想要摆脱那些引发不适反应的记忆,比如创伤记忆,这样大家就能以更适应的方式去响应新的经历。几十年的研讨表明,人类具备自愿忘记事情的能力,但大家对大脑是如何做到这一点仍知之甚少。一旦大家能了解记忆是如何被削弱的,并设计出控制这一过程的方法,大家就能够开发帮助人们摆脱不愉快记忆的治疗方法了。”

 

    记忆不是静态的,它们是大脑的动态结构,经常会通过经验进行更新、变化和重组。大脑不恫控记忆并遗忘信息,其中大部分是在睡眠中自动发生的。

 

    当涉及到有意遗忘时,过去的研讨集中于定位大脑控制结构(如前额叶皮层)和长期记忆结构(如海马体)中的运动“热点”。相反,最新的这项研讨则集中在大脑的感觉和直觉区域,尤其是腹侧颞叶皮层,以及与复杂视觉刺激的记忆表征相对应的运动模式。

    Lewis-Peacock说:“大家关注的不是大脑中注意力的来源,而是它的视觉‘影像’。”

 

    在研讨中,研讨人员向一组安康成年人展示了场景和面部的图像,指示他们记住或忘记图像,并利用神经成像技能追踪其大脑运动模式。

 

    他们的研讨发现不仅证实人类有能力控制自己去忘记什么,而且成功的有意遗忘需要在这些感觉和知觉区域中“适度”的大脑运动,要比记忆所需的大脑运动更多。

    研讨第一编辑、心理学硕士后研讨员TracyWang说:“适度水平的大脑运动对于遗忘机制至关重要的。运动过强会加强记忆,运动过弱则无法遗忘。重要的是,遗忘的意图增加了记忆运动,当这种运动达到‘适度水平’的最佳状态时,就会导致该经历被遗忘。”

 

    研讨人员还发现,与面部图像相比,受试者更容易忘记场景图像,因为面部表情能传达更多的情绪信息。

 

    Lewis-Peacock说:“大家正在研讨大脑中的这些机制如何对不同类型的信息做出反应,在理解如何控制遗忘能力之前,大家还需要大量的研讨和复制。” Lewis-Peacock团体已经开始了一项新研讨,利用神经反馈去追踪特定类型记忆被分配的关注程度。

 

    Lewis-Peacock说:“这项研讨为未来关于如何处理甚至遗忘那些挥之不去的情感记忆的研讨指明了方向,而这对于大家的安康和幸福有着重要的影响。”

 

来源于福建省心理协会

  http://www.fujianpsy.com/xlyy_view.aspx?id=450 

内容来源:三仓心理学界(公众号)

责任编辑:365体育备用2018级江语童